一个喜欢IT、爱逛网络、懂点电脑的闲人尔。BY: DEDE58.COM演示站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397乩仙送码 > 394独一无二 >

古代女子裸刑:是一种比砍头还要凶狠的刑罚!

发表于:2018-02-09 19:13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砍头是古代执行死刑的手段之一,就是杀头。曾有记载,一个刽子手连砍17刀犯人的头才被砍下来!那是要有多疼?但还有更狠的,中国古代就有比砍头还要凶狠的刑罚裸刑!这一刑罚专门针对女性,要知道再那个是贞洁为一切的年代,让一个女人赤裸裸在众人“观礼”下接受审判,那真得就比砍头可怕上几倍!

  中国古代史上统治者最卑劣最下流的刑罚,莫过于对女性施以裸刑了。在“穿衣文化”的世界观形成后,中国人便开始以裸体为耻了,裸形处决在夺去犯人生命的同时也在贬低他的身份,侮辱他的人格,尤其是把女犯的衣服剥光后处刑,除了贬低其身份之外还额外起了一个羞辱的作用。从古至今,有很多女性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下面就让小编为您盘点一下历史上最著名的几次裸刑事件:

  历史研究者将她列为中国历史上惨遭裸刑的女人排行榜第一名。毛皇后是前秦皇帝苻登之妻,她出身将门,美貌出众、武艺高强,善于骑射,有万夫不当之勇。她率军与姚氏叛军交战时,由于寡不敌众和符登的错误指挥,致使她本人被姚军所生擒。姚军生擒了这位英勇美貌的女英雄后欣喜若狂,将毛后当做战利品奏凯回营。当即,毛皇后就五花大绑,受尽了士兵的嘲弄和凌辱,最后被士兵们用绳索牵着押至姚苌处报功。

  尽管毛皇后此时鬓发散乱、满身汗污,且被五花大绑,但却不能掩饰她那出众的美貌和婀娜多姿的身段,姚苌见她美貌出众,不禁大为心动,竟欲纳她为妃,说道:“假如你能和我相好的话,那么你将会是国母了。”毛皇后听罢,凤目圆瞪,对着姚苌骂道:“我乃堂堂的皇后,怎能受羌贼们的侮辱,要杀便杀,何需多言!”姚苌虽被臭骂了一顿,但还不忍心用刑。毛皇后仍然坚决不从,骂道:“吾天子后,岂为贼羌所辱,何不速杀我!”姚苌还不忍用刑。她又仰天大哭,骂道“姚苌无道,前害天子(指苻坚),今辱皇后(就是她),皇天后土,宁不鉴照!”誓死不从。

  姚苌见她越说越凶,不由得怒从心生,立刻喝令手下将毛皇后推出帐外施以裸刑斩首。这就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位宁愿牺牲身体,也不愿委屈求权的女杰皇后。,年仅21岁。

  毛皇后被擒斩后,苻军士气大挫,收兵退却,此后与姚军又交战几次。公元394年,姚苌病死之后,苻登发兵攻击后秦,被姚苌长子姚兴所杀,同年其子苻崇被西秦所杀,前秦遂亡(公元394年)。

  隋末巾帼女杰陈硕贞于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十月率众起义,自封为“文佳皇帝”。陈硕真是当地百姓的崇拜对象。后来起义失败了,陈硕贞被俘。

  在一些野史中传说陈硕贞被俘后崔义玄剥光的她衣裤进行审讯,但她面无惧色,昂首挺胸;两只豪乳桀骜不驯地高高耸立着,雪白的肌肤透出一种神圣不可亵渎的气息。在打手们的推搡踢打下她昂然不跪,义正词严地怒斥朝廷无道,贪官恶吏横行;饿殍遍地,又不肯打开粮仓赈灾,反而囤聚居奇,强占民产,干起的勾当,祸害百姓;文佳揭竿而起,完全是正义之道。堂下那位赤身裸体成了阶下囚的妖妇还竟敢在他面前攻击至高无上的皇权,崔义玄恼羞成怒,拍案大喝。堂下的打手们揪住硕真,挥舞着棍棒猛击她那双高挑修长的美丽双腿迫使她跪下,用皮鞭狠抽她那对硕大傲耸的玉乳,又揪住她的秀发压她的头撞向地面,作磕头状。随后打手们使出的各种凶狠毒辣而又卑鄙无耻的手段凌辱拷打她,如夹乳房,钉奶头,刺阴唇......硕真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被拉成大字吊在刑架上的硕真从昏厥中被冷水泼醒,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看到崔义玄站在她面前,刚劲的手指捏紧紧着她两只鲜血淋漓的奶头,狠命拉撕扯着她那对伤痕累累的豪乳,发出威胁的怒吼。硕真的嘴角露出蔑视的笑容,她知道这位不可一世的悍将失败了。在后来的拷打折磨中硕真始终坚贞不屈使崔义玄这位胜利者深深地感到挫败和绝望。

  由于当局的酷吏们无法摧垮她的意志,便策划摧毁她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他们阴险地谋划用唐朝刑法中对付谋反者最严厉的剖剐肢解当众处决她。在行刑的那天,陈硕真被赤身裸体地绑在木驴上游遍全城。飘叶秋风之中她一丝不挂,美丽的面容透露着刚毅不屈的神情,两只饱满,硕大,高耸的玉乳在反抗,挣扎,扭动中象一对警世的大钟震颤摇摆,惨白的胴体布满了道道伤痕,百姓们看到她受尽了摧残,只能暗暗流泪。在行刑台上,凶恶的郐子手们将赤条条的硕真四肢拉开钉在刑架上,先以极其卑劣的手段当众凌辱折磨,然后缓缓地割去她那对丰硕傲人豪乳,举到她面前揉捏拍打,想以此来摧毁其意志;但是,陈硕贞以蔑视的目光挑衅地瞪着观刑的崔义玄厉声谴责,对于刽子手的种种暴行毫无畏惧。随之,残忍的刽子手又开始慢慢地剖割她阴唇、子宫,尽管她的在刑房里遭受过竹鞭抽打和钢针穿扎,但剥割的利刃仿佛摧毁了她作为女性的根本,抽出了她灵魂的力量,她的喉咙里发出惨绝寰宇的凄厉嘶嚎。她的内心知道这是绝望的嘶嚎,是以前拷打她的对手从来没听到过的;她知道崔义玄听到是多么高兴,观看她受刑的市井之徒是如何地兴奋,但她以无法控制了。她不知道她的惨叫持续了多久,在疼痛略有麻木时她看到郐子手狞笑着拿着她的阴唇等器官在她眼前晃动,她扭过头依然将不屈而愤怒的目光投向崔义玄,正在得意之中的崔义玄不由打了个寒战。在冷酷的围观者的哄叫中,郐子手抽掉硕真的寸寸柔肠,剐去她片片肌肤,截断她节节玉骨;硕真挺着她那血淋淋的赤裸身躯,在她自己的凄绝的惨叫和好事之徒们的欢叫声中,忍受着极度残忍的暴虐酷刑,怀着那永不屈服的芳心欣然地迎向死亡。

  另外有些记载中又说崔义玄凌辱的其实是陈硕真的尸体,她失去生命被割成零碎的残破的躯体和内脏遭受卑劣地凌辱取乐,这也符合肢解刑的特点。李唐皇朝在残酷处死陈硕真后还将她的故乡新安县改名为淳安县,该地区新增的县也以污蔑性的字眼“野县”来命名。陈硕真从起兵到兵败身亡,不过一个多月时间,但是东南震动,影响极大。可惜生不逢时,遇上了崔义玄这个克星。陈硕真敢于自称“文佳皇帝”,在中国历史上领导起义的女英雄中是独一无二的。不知道后来武则天称帝是否受了她的影响。

  以上就是坚贞不屈的中国女杰,除此之外,为了事业、为了荣誉、为了正义,牺牲自身的伟大女性更是数不胜数,那些残暴的统治者们,妄图以裸刑这种羞辱的方式来重创女性的心灵,使她们永远抬不起头来,从而达到征服其心的目的。但是,这些刽子手们想错了,身体和贞操自然是女性最珍贵的东西,然而,坚强的意志和崇高的信念更是铸造了中国女杰们心灵中不可摧毁的“钢铁长城”!

  中国古代史上统治者最卑劣最下流的刑罚,莫过于对女性施以裸刑了。在“穿衣文化”的世界观形成后,中国人便开始以裸体为耻了,裸形处决在夺去犯人生命的同时也在贬低他的身份,侮辱他的人格,尤其是把女犯的衣服剥光后处刑,除了贬低其身份之外还额外起了一个羞辱的作用。

  中国妇女的地位一向低微,犯下死罪的女人更为世人所不齿,因此将她们裸身处决不但不会认为有伤风化,反而往往为官方和民间所接受。北魏孝文帝第一次在刑法中明令禁止“裸形处决”,可惜传统的力量总是可怕的,这条尊重人权的法规在孝文帝死后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纸空文,之后历代王朝仍然使用去衣裸刑。

  虽然“裸形处决”对妇女来说也是难堪之辱,但毕竟可以“一死了之”,但统治者还有更卑劣的手段杖刑,杖刑不是死刑(也有活活打死的情况),妇女还不得不继续忍受来自周围的冷眼和嘲笑,这对她们的伤害甚至比凌迟所造成的痛楚还要深。无赖子弟终日围观,抚摸挑逗,嬉笑取乐。妇女羞辱难耐,有的当场碰死。

  中国古代统治者为何喜欢施女犯裸刑?其实对于一般刑事罪的女犯,如何处死她们对于统治阶级而言其实是不太关心的,甚至有时也会发点善心避免其受辱,但当他们面对的是对统治权威构成威胁的女犯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

  在妇女地位一向低下的中国,能够对统治集团构成威胁的女性,肯定都是在政治上具备极强号召力的或者是在军事上具有卓越领导才能的人,而且她们在百姓中具有较高的声望,单纯将她们处死,并不能影响其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搞不好甚至还会激发人们对她们的同情。因此,对统治集团来说,如何消除这类女犯在百姓心目中的这种影响才是决定对她们施以何种刑罚的核心,施以裸刑,牵扯到中国人下意识里最忌讳的那个“性”字,无疑是从根本上摧毁其人格形象乃至精神影响的最佳捷径。

  中国古代统治者而且还经常会对她们进行“性侮蔑”,这在一些无聊文艺中常见之,比如有关王聪儿,污蔑她在正与部下淫媾时被砍断了脚;在《平妖传》中,胡永儿被捕时正与王则“在床上行那云雨快活之事”;王囊仙被捕时也在同男性同房,所以不及穿衣,赤身出战被擒;黄莲圣母林黑儿说她是“土娼”,称她“略有姿色,而悍泼多智巧,乃群奉为女匪头目”,甚至具体点出她是“天津侯家后之妓女”等等。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长年的封建礼教束缚,使人们在思想上对非合乎礼教的性行为深恶痛绝,在性问题上的丝毫偏差,就足以使“英雄”在其他方面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这一点,对于女性尤甚,足以使其名誉扫地。

  3、裸刑历史农民起义女领袖被俘后,几乎无一幸免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农民起义女领袖被俘后,几乎无一幸免。隋末巾帼女杰陈硕贞于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十月率众起义,自封为“文佳皇帝”。陈硕真是当地百姓的崇拜对象,崔义玄在处死她之时将其当众凌辱后才行肢解刑,无非是想摧毁她的形象。(刑肢解时要剥光衣物,对女性要割去双乳,这对于陈硕真来说当然是极大的侮辱)。

  清嘉庆时南笼布依族起事反清的领袖王囊仙以宗教形式组织布依族人民起义,民间称为囊仙(布依语,意为仙姑)。于嘉庆二年正月(1797年)起事,被凌迟处死时年仅二十岁。震惊中外的义和团运动中的黄莲圣母林黑儿被俘后,传说欧美人稀奇一介女流如何能够有如此之大的本领迷惑众人,都想亲眼目睹其真面目,于是他们将黄莲圣母处死,然后用药水浸泡尸体,再运往欧美各州,当成玩物,放在博物馆中任人观赏。(此事缺少佐证,恐是中国统治者虚构之)。

  晚清的俞樾记述过这样一件事:某县令年方少壮,为人轻浮,最喜欢谈论桃色新闻,他审理案件,发现有涉及妇女闺阃方面内容的,就故意牵扯,定为奸情,然后将妇女裸体行杖。后来他因贪污罪被处死,家产被籍没,妻女流落为娼,有人说这是他裸杖妇女的报应。俞樾还记述过一件同类的事:有一农户娶了个二十七八岁的媳妇,因奸情东窗事发后,县官命令把她全身脱得一丝不挂,重杖四十,之后让她的父母领她回家。父母扶着裸体的女儿出了衙门,脱下自己的衣服为女儿遮体,当时围观的群众成百上千,不少人上前夺衣,不让她穿,此女只得裸身回家。

  嘉靖时浙江总督胡宗宪因罪被逮解至京,他的妻子和女儿在杭州被拘捕,就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于是县衙公堂就成了很多无聊闲汉们聚集的场所,尤其是当听到有妇女被杖刑的时候,他们的神经会突地一紧,如同一个重大节日的到来。麦高温在《中国人生活的明与暗》一书中给了这些人一个精彩的速写:“事实上,那天这群人聚在一起似乎仅仅是为了某种喜庆的目的。他们真的是快活极了,脸上露出了笑容,相互间开着玩笑,并且就罪犯被捕获一事而相互祝贺。”

  民国建立后,中国正式结束了封建时代,曾被称为是文明污点的“裸形处决”也一度销声匿迹,但是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民国政府不但重新搬出已废除的斩首刑,“裸形处决”也重新浮出水面,不少女性革命者被脱光了衣服砍头示众,而且个别的手段比老祖宗还残忍,刽子手先用刀割去女革命者的乳房,然后才砍下她们的头(详见《近现代女烈小资料》)。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kjlist.com/394duyiwuer/2018/0209/10.html

栏目:394独一无二      围观: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